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08年10月8日 星期三

喵!喵!喵!

  各地去拍照的時候,大街小巷中常常會出現一些小朋友,有時候從防火巷之間靜悄悄的溜出來,有時則是蹲在高處發呆,或者在車子底下悠閒的躺著,這些小朋友通常不太理你,除非你有帶某些可以吸引他們的食物或者玩具,悠閒地舔舔自己的小手,然後趴下來閉上眼睛打盹;不過有些小朋友的警覺心很強,隨時都一副要逃走的態勢,只要一有風吹草動,馬上就跑得不見蹤影,如果你可以突破心防,比較好奇的,會跑到你的身邊來繞著轉圈圈,表現他的友好,交換一下彼此的味道,當他靠近你的時候,就是最討人喜愛的時刻了,不過我個人也偏好隔著一些距離,好好的欣賞那深邃又迷人的眼神,冷艷中帶有些俏皮,但卻又把一切的事物隨著瞳孔收縮到中心,閃閃發亮如同集聚萬物之形體,反復繞射的寶石。

  我在日本的阿貓阿狗經驗,比台灣要好得多,不知道是台灣人太殘忍,還是日本人太溫柔;又或者是台灣的貓兄狗弟比較害羞,日本的則比較落落大方,不得而知,狗本來就不太怕人,或者說,狗是為了咬人所以尖牙才沒有退化XD;但是貓不怕人就很稀奇,在台灣,只有被人養著的貓不太會閃避陌生人,可是在日本,就算是路上的野貓,似乎對人有更多的好奇,更有一種井水不犯河水的優雅,和人類在平行的世界中共存。所以只要看到有貓狗出沒,情況允許的話總是會用掉一兩張底片,狀況好的時候可能拍個五六張不等,貓的睡姿實在是太優雅了,而且那種閒適之情頗讓人羨慕,尤其是在這種忙得不可開交的年代。

  在台灣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宜美宿舍養的貓,那個貓實在是太欠打了,讓人忍不住要用腳尖來推他圓滾滾的肚子,同樣的經驗來了日本也不會少,之前還在念語言學校的時候,住在西東京市田無的男生宿舍,宿舍附近有一戶人家養的白貓,常常在我的房間外面散步,肚子一縮就可以溜進我們宿舍的院子;某一天看他鑽回附近的房子裡面才知道是鄰居的貓,他的眼神十分讓人又愛又恨,對人類充滿著不屑的眼神,實在是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言語來形容,和他對看的時候心中的百感交集。真可惜沒有替他留下一張照片,說到拍照,以出玩具相機聞名HOLGA,出了一台專門拍貓的相機,快門按下去的時候會發出貓叫聲,吸引貓咪們的目光,似乎是非常有趣的玩具,不過卻沒有吸引我為它花錢。

  除了阿貓之外,拜日本人養狗之人愛溜狗之賜,黃昏時刻也不難見到公園溜狗配上夕陽西下的美景,甚至,每天早上上學的時候,往車站途中,老是有個阿婆固定再早上八點四十分的時候帶他的愛犬出來透風(座嬰兒車),那個巴哥整個就在發抖,應該是相當老,所以我就依照看到那個阿婆的時間來判斷是不是有遲到的可能,如果是在她家門口碰到,那就是還OK,如果是在我家附近碰到就糟糕了XD~

貼幾張帥貓美犬給大家看看吧...


Voigtlander Bessa R2a Canon 50mm f1.2 L mount

Voigtlander Bessa R2a Ernst Leitz Wetzlar Elmar 90mm f4

Canon New F-1 Pentax S-M-C Takumar 135mm f2.5

2008年9月30日 星期二

雨夜。彼岸花{雨夜。ひがんばな}

  個下雨的夜晚,水滴浸透心中那片紅紙,沿著纖維漸漸浸蝕,最終,自我成為一片孤島,悄悄哼著雨夜花;文章慢慢增加,書堆中的我,在這個下著稍冷小雨的一塊安樂地,靜靜的唱著歌,差不多是時候為日本朋友們寫篇文章了。

  雨が降ってる夜に、雫は心を濡れてで、繊維に沿って侵食しつつ、ついに、僕は孤独の島に居る、静かに囁いて、雨夜花という歌を鼻歌で響く。文章も日々増えてる、この文字の海に居る僕は冷たい雨が降ってる夜に、今はその時だ、日本の友に記事を捧げる時だ。

  上個星期天,雖然是個陰天,還是覺得不出去拍個照實在是枉費假日,所以就到龜戶這個地方去,如同地名,到處都可以看見烏龜的裝飾充斥在街道中,可能因為陰天的關係,所以街道上行人蓼蓼可數,雖然還算是東京都鬧區,實在是無法感覺到人氣,到處的店家都掛著公休的牌子,不時可看到老人家走在路上,平添一份輕閒;龜戶最有名的就是龜戶天神,每年的四月都會舉行藤節,這裡的是350年前栽種的,現在神社還有藤花育成基金,用來維護神社境內的藤花,想必開花的時候春意盎然,藤花相映,龜游水不亦樂乎;由於現在已時值九月,當然不會有藤花,但是陰天之下的藤棚,卻也綠意盎然搖曳生姿,配合假日的優閒,可以說是最棒的江戶下町散步之旅。

  先週の日曜、曇り、どうか写真を撮りに行かないと、なんかもったいない気がする、もう東京都中に行ける場所がなくなるほど見物に行っていたから、やっと江東区の名所を見に行かないといけない時だ、その前に何故か行かなかったか、その故は、交通の問題だ、かなり電車の方もう分からないし、でも今度の経験は、さすか江戸の町、東武線のワンマン電車は温もり満点!線路が複雑なことにもともかく、その”親しさ”が感じられる、日曜の町は人が少ない、暇な気分が満ってる;亀戸といえば、亀戸天神とその藤まつりは一番知られてるでしょう、でも、残念な事に、今は秋、九月の藤棚には緑しか見られない、四月のとき、きっと春の気分満点でしょう、池に泳いでる亀さんを見ながら、僕はその光景を想像している、別に見れなくでもいいんじゃ!藤の枝が風とともに揺れてる様子をみたぼくはもう幸せに感じてるから。それこそ、ぷち江戸町の旅。

  午後時分,搭公車轉換地點(JR龜戶車站前巴士站-里22,龜戶往日暮里車站),來到向島百花園,這也是江戶時代就被人們所愛戴的觀光地,日本人有盆栽文化,改天再針對這個特別的文化,來說說我個人的見解;付了150日圓入場卷,雖然是陰天,仍然冒險進園,為什麼這麼說,當然是因為跟拍照有關,陽光不強的日子適合拍攝花草,比起猛烈的陽光還要可以顯出花草的細膩;但是完全無光也無法顯出花草的鮮豔色澤,不過陰天也有他的好,照片呈現的是另一種冷豔,如果說光線充足的花,是婀娜多姿的少女,那陰天的花,就是冰山美人。

  午後、亀戸駅前に都営バス里22に乗って向島百花園に向こう、江戸時代から人々に愛されてる名所である、150円を払って入場した、曇りの日に花見をするなんで、かなり冒険見たい事で、僕は常にカメラを持ちあちこちを歩いて、曇りの日に花を撮る事と一番相性が悪い、晴れた日に日陰を探して、その影の下の被写体を狙ってるのはいい、写真に豊かな諧調が出で来るわけだ、コントラストがそんなに強くならない方が、花の可憐さが存分に演出できる;しかし、曇ってるひだと、色温が寒くなる、被写体は凄く冷たくなる、普段にこんな状況を避けるが、その日は丁度写真を撮る気が来たから、別に冷たく見えてもいいんじゃ!もし、晴れてる日に撮った花は少女だとしたら、じゃ、曇ってる日にとったのは氷山美人だ!

  花園中不時可看到綻放的紅色煙火-彼岸花,就是石蒜,我一直對這個花很好奇,彼岸,就是對岸,人結束了一段旅程,要到另一個世界都要過河,這種花相傳只有開在對岸,是一路上僅有的風景,這個設定,讓人更喜歡這種略帶哀傷的花朵了,不過我想,一路上有此美景相伴,卻也不啻為略帶浪漫的愁傷之心。

  花畑の中に時々目に映るものは彼岸花、初めてその名前を知るとき、興味が深くなってる、彼岸、それはあの世のことだ、川を渡り、路上にその花しか見れないとの伝説があるそうだ、もしあの世へ旅に行ったら、そんなに咲いてる花が伴になたら、哀傷だけ味わってるわけではない、悲しさの中にも、わずか少ないロウマンはあるとおもう。

九月の彼岸花

九月的彼岸花

その人もう着いたでしょう

我愛的人阿你到了嗎

僕と君の間に思いという糸が繋がってる

我們之間有著思念的絲線相連

紅い紅い彼岸花はそれを赤く染み込んでくれ

紅紅的紅紅的彼岸花阿!請將它染紅吧

それは僕達の道標になって

讓它成為我們的路標吧

世界の果てで会わせてくれ

讓我們在世界的盡頭相會吧

お願い彼岸花

請求你,彼岸花

お願い彼岸花

請求你,彼岸花



Canon New F-1 NFD 85mm f1.2 L Fuji100
Canon New F-1 Carl Zeiss Flektogon 35mm f2.4  Fuji100

2008年9月29日 星期一

拍我拍你

  年的11月,大學同學急驟地結束了短短20多載的生命,這件事情在大家的包括我的心中,留下了難以抹滅的痕跡,而在那之後,我也好好的思考了一些東西,人生真的很短暫,而且難以預測,事情總是在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態之下發生,就算是原本就有心理準備,等到碰到了,卻也抵擋不住情感的洪水,無情的淹沒在脆弱與無力之下。"珍惜身邊的一切"有很多種方式,當然拍照也是其中之ㄧ,但是拍照只是個行為,讓這個行為產生不同意義的卻是按快門的人,想法換了,照片的意義也不同,照片的種類也將之改變,不敢說改變很多,但是我覺得自己確實有在改變,而這種改變讓我對人像類的攝影有不同的解釋。

  如果說我為什麼不喜歡拍人,有幾個理由,首先,我不希望自己的創作慾望,讓他人感到窘迫,拍攝人像是一種侵入性很強的行為,如果你是再他人沒有發現的狀況之下留下關鍵的一刻(大多數的狀況會被發現),這種沒有影響到他人的作法,勉強可以接受;然後,我認為人物是照片中的一個元素,如果是想要強調那個人物,則不能和剛剛說的條件相牴觸,如果不是的話,那人物應該和畫面中的每個東西都具有相同的重要性,那怕是一花一草(利用人物來讓構圖更完整有專有名詞-借景);再來,有許多攝影器材的搜集狂,常常會買很昂貴的器材,以為自己這樣就非常專業,而這種人常常參加模特兒攝影,有時候還會帶有色眼光,所以讓我對人像攝影的感覺不是很好,到底是創作還是單純滿足特別的性慾,有時候很難分得清,所以讓我一直對人像攝影的着力不強,也拿不出理由來出力。

  有時候去某個地方拍照,可能拍了之後,那個地方就改建了、或者消失、或者像是921這種天災改變原本的地貌,這個時候就會覺得自己拍下了歷史,看照片的時候總會想起當天拍照的事情,覺得好像時空就停止在那個點,靜靜的等待每一次閱覽他的人。照片中偶爾也會拍到自己的長輩,或者身邊的人,隨著長輩年事已高、友人各奔東西,如果沒有和過去的他有所聯繫的話,你很容易忘記一個人,不是所有人都有這麼強的記憶力還有專注的精神,老是放注意力在某個人的身上,留下影像會是不錯的方式,也是最"粗鄙"但是卻直接且溫暖的方式,留下影像是很單純的紀念方式,沒有太花俏的手法,但是卻很"純情"。就像是之前文章中提到的,如果你拼命的想要把照片拍好,這個心意會透過照片傳給看的人,有時候哪怕是失焦模糊的一張照片。如果拍人向並不在於滿足自我,而是為了對方而拍的話,這種照片就算手法很拙劣、你的眼光不會再上面駐足太久,但是如果當事人在敘述那張照片的時候,卻可以感受到滿滿的情意。富士軟片好像有過一個Slogan紀錄生命中美好的每一刻,這句話實在是讓人心中充滿暖意。

  所以,一直都在用廣角鏡頭的我,最近反而買了拍人像用的鏡頭,可能心裡面的深處,有想要留下影像的人們,以及透過鏡頭,對方用表情來和我溝通的時候,對那種情感交流的渴望。但是我剛剛所說,當拍攝對他人造成不快,或者是對方無法大方的提供機會讓你拍照的時候,就不可以太過熱情硬是要拍;曾經,國家地理雜誌推出了精選,其中有一張照片[阿富汗的少女],世界上各種聲音對這張照片褒貶各表,不過在我的眼中看來,的確是張傳神的作品,眼神非常的深邃,但是我卻無法對他加註太多,可能是太過深沉,也可能是他原本就不應該有預設立場,我想拍照的攝影師並不是這個女孩身邊的人,就算是攝影師想要更深入,但終究無法體會被攝者的感受,就我看來這也是一種侵入,只不過帶來什麼樣的影響,那就是別的世界的話題了。

  最近我想著應該把眼光放在,離自己比較近的事物(包括自己)的身上,拍攝自我可以藉著和自己的對話來得到無法得到的東西,拍攝身邊的人則可以藉由情感的溝通,來確認自己和對方的關係中微妙的部份;大學的時候上過紀錄片的課程,後來我中途脫退了,原因是,我實在沒有這麼大的勇氣把自己整個翻過來檢視,面對自我會帶來強烈的恐懼感,埋藏起來不願意曝光的鐵罐子一一的被挖出來的話,似乎接觸到空氣的瞬間就會爆炸,我選擇用時間來把它變成化石;攝影和記錄片也有共通點,當我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就不得不去坦然面對自我了,這也是接下來不得不努力的課題,如果你也有這樣的人生挑戰,讓我們一起加油。

  之前整理相簿的時候,無意中看到畢業典禮當天拍下的照片,裡面有大彤的身影,實在是百感交集,不過是幾年前的照片,已經人事已非;雖然不知道這樣做好不好,我還是想把這張照片放上來(如不適切,請麻煩通知在下移除),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可以過得很好,還有那種,追求自己所愛的事物的時候,散發出來的光與熱,可以永遠留在大家的心中,驅動每個人對事物的熱情。這篇文章應該在11月的時候才打的才對,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話題就延伸到這邊來了。離11月也近了,請大家保重身體注意健康。

Olympus Trip 35 Zuiko 35mm f2.8

2008年9月28日 星期日

做菜之前先買好刀

  留學生出國之後,大致上廚藝都會更上層樓,甚至有人乾脆放棄本行不做,直接轉行做吃的大有人在;我原本就喜歡煮,或者說,當初是因為家母講究健康飲食(其實是怕麻煩,所以不做麻煩菜!),導致我想要吃想吃的東西怎麼辦,很簡單,自己做。做菜最重要的就是準備食材,食材處理得不好,料理的味道就大打折扣,準備食材不外乎又切又洗,說到切,!就是很重要的一樣道具,或者說,沒有好刀就做不出好菜也不為過,所以大部分的廚師都視刀如命。

  最近來日本的外國人很喜歡買菜刀當作伴手禮,日本的製刀歷史深厚,而且技藝精湛,刀不止是道具,在歷史上,這個工具牽扯到文化的演進,時代的轉變,擔任堆動時代齒輪關鍵的刀具很多,不過這種刀都不是用來砍豬砍牛的,是用來砍人的!如果來到日本,對刀具有興趣的,不仿走一趟刀劍博物館,當初進到室內,不知道是夏天冷氣開特別強,還是刀光逼人不寒而慄,總之是個很特別的博物館,除了刀劍博物館之外,日本大大小小的歷史機構、美術館,都有收藏不少的名刀,有機會的話真的可以去鑑賞一下百年工藝的精隨。

  說到這裡就說遠了,老外來日本都去哪裡買傢伙呢?就是大名鼎鼎的合羽橋道具街,地點就在你我皆知的淺草附近,當你進去這個網站的時候一定會覺得那個河童很顯眼,其實合羽的發音跟河童(かっぱ=Kappa)是一樣的,所以到這裡來不時可以再街角看到河童立像;這條街上什麼都有,大到可以把你整個人塞進去的蒸籠,小到手機吊飾用的菜刀,不過今天的重點還是在刀具上,鍋碗瓢盆的就先不說。這條街上的菜刀店有好幾家,就舉一家叫做[ユニオン。コマース]的店來說吧,裡面真的是什麼都有,不管是外國刀日本刀,還有特殊的刀具(切蕎麥麵專用菜刀)等等,琳瑯滿目;我記得這家店的門口還有一個西洋武士盔甲,足以展現老闆想要深化國際交流的野心XD。除了這家店之外,也有一些比較日式的菜刀店,以日本菜刀為主,還有專門幫別人磨刀的店,有專人負責的話我想就算是料理鐵人也可以放心吧!這裡大概簡單的說一下日式菜刀的種類,主要分為...

柳刃菜刀
  細工、生魚片、分解魚類、肉類的薄切,這種菜刀刀身長,並且厚度薄,可以很容易的往骨 頭和肉之間下刀,但是因為沒有厚度很容易折斷,不當的施力是非常危險的,只要刀折斷,往別的地方飛的話是很容易出人命的!我覺得這種菜刀最接近日本刀,或者是古時候的長槍的設計,造型十分的簡潔。

出刃菜刀
  魚類的粗加工(腹開、背開、三枚切、大斬數塊、去除內臟),基本上是萬能的菜刀,本人也有一把,這種菜刀頭尖可以簡單刺穿物體,而也有厚度可以斬骨,刀身設計沒有一個角度是浪費的,兼具實用與美觀。

薄刃菜刀
  切高麗菜、蘿蔔、南瓜等等大型蔬菜,日本料理店常常使用這把刀,跟台灣的家庭菜刀很像,我覺得中華料理也很適合使用這把菜刀,很像是中華片刀,但是他也同樣沒有什麼厚度,不太能剁,順道一提,日本買不太到帶有骨頭的禽肉以及畜肉,根據我問日本的喔巴桑得到的解答是,日本人不太喜歡看到血淋淋的肉,可是,魚類就要自己處理,而且也是血淋淋的,可能魚類比較可以被接受吧?!

以上所說的菜刀,都有分各種材質,有鍛造(最貴,日本刀積層鋼製法外硬內韌,請看日本刀之鍛造法)、鐵製、不鏽鋼,不過是以鐵製的較多,這種的一定要常常使用,長期不使用的話一定要抹油之後用防銹紙包起來,不然改天拿出來之後一定會讓你認不出他是什麼,不過基本上不管什麼材質,只要打磨過之後就會光可鑑人,請大家使用刀具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手上沾著油脂去拿刀是很危險的事情,如果手滑的話,你就會分不出來哪個是手哪個是雞腿!

  買了一把好刀,也要有個可以讓他雄風再起的磨刀石,磨刀石有分各種號數基本上號數越大的石頭就越細,通常先在600~800號的砥石上面以15度的銳角做粗加工,然後再用1000號的仕上砥石去掉刀刃上的毛邊,這樣就大功告成了,不過一般家庭不太會準備這麼多砥石,所以只要準備800號左右的一塊就可以了;另外,日本的菜刀都是單刃,千萬不可以用市售的西洋菜刀用磨刀器,會把菜刀磨壞。至於西洋菜刀,就是台灣很常見的水果刀啦,雖然有專門切牛肉的,不過大致上型態不會差很多。預祝各位想要成為新好男人的男士,以及老是被另一半閒棄廚藝比7-11OPEN將還要差的女性朋友,加入我的料理行列,很好玩的啦。(不管是看到對方跑去廁所吐掉,還是吃到感動流淚)

這裏附上伊豆王子溫泉飯店的晚餐給各位聞香!以及合羽橋道具街的照片。

Canon New F-1 Carl Zeiss Flektogon 20mm f2.8

寄件者 伊豆

Canon New F-1 FD 50mm f1.4

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

好器材?好照片?

  開始拿著家傳的Canon AE-1開始拍照以來,攝影不知道陪我度過了多少個寒暑(誇飾啦~其實也只不過五六年),當初完全沒有想到可以維持這個興趣這麼久,可能和興趣相同的朋友們相遇也有關;攝影變成一扇窗,讓我往外思考了許多事情,同時也接觸了不同的人,如果沒有拍下去,人生可能變得和現在不太相同也說不定,拍照這件事情不知不覺的,已經變成生活不可以欠缺的調味料了,同時也讓回憶的刻痕更深,雖然我不是個非常健忘的人,但是看照片的時候喚醒的不僅僅是記憶,還有當下的感受、風的滋味、汗水沿著臉頰流下造成的搔癢,看照片的時候都一一變得歷歷在目。

  家裡的這台AE-1的由來其實跟老爸有關,所以,正在看文章的朋友們,可以試試詢問看看家中的長輩,以前是不是不小心花大錢買了相機,如果那個長輩沒有健忘、沒有拿去當舖當掉、沒有被小時候天真無邪的你弄到支離破碎的話,恭喜你,拿去整理整理,運氣好的話又是一尾活龍!二十幾年前,老爸在中船當工程師,因為工作的緣故到日本出差,當時說到日本,不是電器就是相機,所以明明自己不會拍照,還是硬要花一個月的薪水去買相機,男人有時候要有一點衝動才好,沒有這種衝動的話我就不會學攝影了XD!這是很嚴重的事情。這台AE-1經過了許多次的修理,據說還被伯父摔過,以及掉入水池中等等,多災多難,後來堂哥大學的時候拿去用,是不是因為這台相機的緣故,所以娶到現在的大嫂,這就不得而知XD;結果最後就是到我的手上,當然是不離不棄啦,這台相機說什麼都不會脫手的,因為有很多回憶在裡面,而且也是我學攝影以來第一台相機。

  只要是玩攝影的人,剛開始一定聽過一句話:[真的要拍照的話,一台相機就夠了!]這句話很帥,我也很贊同,不過可能開始拍照一年之後,你會先上網看看網誌,受到了網友的荼毒之後,開始去Y拍賣買東西,買得順手的話就玩大一點,用E拍買國外的東西,然後原本在用的,小巧可愛防潮箱可能連放石灰包的空間都沒有了,接下來就是去買電子防潮箱,然後,小的塞滿了,換大的!大的塞滿了呢?換更大的啊!(叔叔有練過,不要輕易模仿)

  其實我要為這些人說句公道話:[買相機和拍照是兩回事。]

  其實購買當然是有需要才會購買,至於哪種需要就要看,是實用上的需要還是"心理上的需要",有時候這兩種需要很難分別,就像買衣服一樣-這個款式我有了,可是這個款式的衣服當中並沒有這個花色,好吧掏錢!就實用上的需要來說,某些作品沒有器材真的是很難解決,可以解決問題的方式有很多種,但是也有非買不可的狀況,比方說,最近有個朋友在詢問我相機的事情,他想要拍小東西,但是手頭上的數位輕便相機的微距並不夠,所以想要購入新的相機,所以來詢問我的意見,如同WIKI的說明所列出的,解決方式有很多,但是依照個人的狀況還有相機的種類,又有不同的作法,便宜有便宜的土法煉鋼法;要求品質的話則有不得不買某些器材的問題。

  如果被要求做購買指南的話,以前我都會推薦好東西,可是其實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用到那個程度的器材,不是所有人都要求高品質的"作品",或者說更多數的使用者是在尋找好用的"工具",所以被詢時,我反而會反問對方更多的問題,像是預算、作品的性質和種類、使用習慣、未來的發展性、個人喜好等等,但是多數的人可能在購物之前都不會想這麼多,如果是真的很想很想要的話,可能早就買下去了也說不定,這裡要說的是,雖然購物之前做功課很辛苦,但是可以替你省下不少麻煩,花小錢買大東西,當然,詢問您身邊的朋友也是個非常好的方法,但是,有時候也不可以太過相信公眾場合,比方說是論壇的意見。而說到論壇,就很多的狀況是心理上的需求的問題了,有可能大家都在推薦,聽了這些介紹還有看了範例照片之後,就很安心的去買了同型的相機了。可是你買到的東西,只不過是符合大多數網友的使用經驗中,平均起來還可以的東西,卻不一定是你真的用得上的。

  前一陣子高中的好朋友也來日本唸書,聚會的時候聊天聊到攝影,那個朋友就說,大學的時候他們的攝影老師要求大家都要買Nikon FM2,我覺得這種要求就太超過了,雖然這是台好相機,不過我想每個人的條件不同,不是所有人剛開始學攝影都有辦法買到這個等級的相機,也不是所有人學攝影都會繼續這條道路,所以台灣有個很有趣的現象,學期開始的時候一大堆學生在找FM2,然後賣FM2的網路賣家或者店家就可以趁機炒作價錢,日本本土以外的FM2熱潮,可能是製造商始料未及的事情;我當初在學攝影的時候,還好指導老師沒有要求大家絕對要使用某種相機,不然我大概不會去上課了XD。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LOMO熱潮上面,大家都在找LC-A,所以這台小相機的價錢也水漲船高,但是其實這個型的相機有非常多廠商有生產,像是MINOX 35系列,以及傳說是LC-A原型的Chinon Bellami以及Ricoh FF-1,以上雖然都沒有新品可買了,但是如果是找中古物件的話,選擇應該是很多的;我本身是沒有使用過LC-A,也聽說他有很多配件與獨特的機構可以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我想絕非只有那一台有辦法,如果檢索一下可以查到LOMO的精神是-[不經意的拍、隨手拍。]如果滿足這個條件的話,並不是只有LOMO的相機可以實踐這個精神,只不過就因為許多玩具相機的結構、以及生產,不是這麼的嚴謹,導致拍照的過程中會出現許多,難以預估的變數,放大了LOMO精神裡面的那個"隨意",但是我想,可以傳達感情的照片,不會是"隨便"的照片,很多人把LOMO的精神做了延升的解釋,這是有點遺憾的。如果你想盡辦法要拍出好照片,你的熱誠會透過照片傳達給看照片的人。

  所以說,其實什麼器材都好,只要他沒有故障,至少可以讓你做最基本的控制的話,就可以開始創作,而不必去要求是什麼樣的器材,器材只有在人使用過之後,才會發光發熱,沒有被人使用的器材,儘管是天價,也不過是個擺設而並不是相機,相機就因為他是用來拍照的所以才被稱為相機;同理,可以拍照的哪怕只有個盒子挖個洞,都是相機。不管是買器材買得很快樂也好,用一台相機走天涯也好,我覺得只要是有在拍照的話,都是很棒的事情,最後還是要再說一次,找找看家裡的老相機吧!如果發現上面有LEICA、CONTAX、ZEISS、VOIGTLANDER等字樣,又不想用的話,那我很樂意接收XD,不是因為沒有這些器材就不能拍照,只不過是資源再利用而已,愛地球要用行動證明(意正嚴詞)。還有,給想要玩攝影的人,買相機還是要用自己的手確認過會比較好,有時候功能是個問題,拿起來的感覺還有操作又是另一回事情,如果你把它看成是需要日夜相隨的戰友的話,還是用自己的雙手確認一下你們的八字合不合吧。

要拍LOMO,隨便一台老傻瓜或者KITY傻瓜就有辦法辦到!鏡頭越爛越LOMO!


Konica C35AF2 HEXANON 38mm f2.8

2008年9月25日 星期四

旅途中的偶然也是樂趣的一部份

  從開始拍照以來,只要是天氣晴朗的週末假日,我就會努力的"擠出"要去拍照的地方,字從來了日本之後,我就買了一本東京都23區地圖,只要是到不熟悉的地方一定帶著它之外,在家裡的時候,也用這本地圖來決定要去哪裡,東京電車線路四通八達密密麻麻,我現在發愁的反而不是有地方去不了,而是東京就這麼大,要出東京都的話,平均都要坐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的的電車,才有辦法到"陌生的國度",東京都大多數都是住宅區,一大堆人擠在這裡,你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房子,除了住宅區之外還是住宅區,有時候我訂定了目的地,到當地去發現真的跟我家附近差不多的時候,雖然不會到沮喪的程度啦,但是也覺得有些惆悵;但是有時候在住宅區也是會有驚奇的,比方說夏天的時候,日本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活動,祭典、古董拍賣會、甚至...還有森巴遊行,在日本的生活,一切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未知,未知的事物帶來恐懼,但是也帶來莫大的驚喜,所以我常常跟朋友說,我去門去拍照,如果說有什麼好玩的話,試想看看打獵吧,你不能強求絕對可以打到獵物,但是打到的時候那種莫名的成就感是不可言喻。說到打獵,下次再說說Snap Shot技法,那就真的很像是打獵了。

  某一天心血來潮,我到久仰大名的川崎大師去探個究竟,說道川崎,應該很多人都不陌生,沒錯!就是川崎重工,那個做摩托車的KAWAZAKI,這個靠著海,並且被海濱工業區包圍的地方,還滿令人吃驚的,很意外的他是個很具有歷史情調的城鎮,每年過年的時候,日本人都會去寺廟參拜,那個時候的川崎大師就是會擠到水泄不通的程度,我是沒有去一探究竟。我去的那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節日,只不過在川崎大師的寺領地正在舉辦風鈴市,可能因為這樣所以大師線也是人滿為患;順道一提,川崎大師附近賣糖果的店家很多,可以治療感冒的糖果似乎非常出名,不過我看,不就是薑糖而已,除了硬質的糖果之外,還有一種叫做久壽餅的東西,其實就是葛餅,黑糖糖漿還有黃豆粉一起蓋在那三角形的稞上面,黃豆粉是烤過的,有花生粉的香味,黑糖密不會很死甜,反而有一種很深奧的味道,總之是好吃到不行。

  拍拍走走之後,讓我意外的事情發生了,似乎運氣不錯,正好碰到川崎市的跳舞祭,而且還有森巴遊行,一想到有森巴女郎可以看,我就猛等到五點,終於!華麗的慶典開始了,我跟著禿頭的大叔、看起來色色的上班族,以及看熱鬧的路人,魚貫追逐著森巴隊伍,然後直到日落,時在是讓人很驚喜的一天。日本的夏天,適合天天都帶著相機出門,如果你有習慣在網路上搜索各種當季活動的話,會發現夏天本身就是個大慶典。

Voigtlander Bessa R2a Snap-Shot Skopar 25mm f4 Fuji100

2008年9月24日 星期三

試試看當最後一名

  是我最近很喜歡說的一句話,有時候父母、長輩、甚至你的好朋友或者親密夥伴,都會鼓勵你努力做到第一名,這是正面且積極的想法;但是,這個世界有所謂的天份,還有才能這種東西,努力固然可以截長補短,但是撇開成功的機率,得到第一名的意義往往比成功率重要得多。如果要做到第一名,必須要有那個才能或者體質,也許是基因也說不定;甚至,也要擁有可以坐穩第一名位置的屁股,很多人夢想當第一名,途中為了追求它而犧牲不少東西,反而變成很虛幻的第一名,站在高處什麼都沒有;我記得小學的時候,我的小學同學家管非常的嚴格,根據謠傳似乎是他的母親希望他可以當醫生,所以對我們這些小朋友的態度就是"你們是妨礙我的兒子的人",所以很多次想要跟他連絡,都因為他家長輩的關係吃了閉門羹,這種教育方式我是無置可否,可是我真的非常想問:[你不累啊?]

  人常常會接觸到不同的資訊,影響關鍵時刻時所做的決定,資訊從四面八方來,有時候多到讓人不知道要怎麼抉擇,反而碰到問題的時候,這種好建議反而幫了倒忙;我覺得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法,最終都在自己身上,不管聽到、看到什麼,最後可拿出真正對策的,往往是原本的自我,而且,身體也是很誠實的,無論找任何理由,做不來的事情、不想做的事情,身體就是會本能性的抗拒;生為動物,人類仍然不可能逃離大自然的法則-本能性的選擇,讓自己可以輕鬆生存下去的行為模式。

  我也經歷過很挫折的時期,覺得很無奈,自己想做的事情有時候不是自己能力所及的,或者不是適合自己的,那種無力感很讓人憔悴,而且,人生這麼努力為了是什麼東西呢?很多人說是為了自己、為了生活等等...,這些都無可厚非,但是有時候自己努力的方向不是自己真正要的,如果變成這樣的話就很冏了。解決不了的痛苦大概也是因為,自己可能並沒有意識到,到底是為了什麼這麼拼命,如果仔細去分析的話,釐清出來的原點可能會讓當事人十分的吃驚,那些原因就像是潛意識一樣驅使人往前,當事人既不會發現這種隱藏在內心的要因,同時卻又毫無懷疑的往自己不真正想要的方向前進,這種互相矛盾的狀況,應該困擾非常多的人。

  有一次和印度教的朋友聊天,他們說,人生來這個世界就被賦予一個任務,終其一生就是為了尋找並且貫徹這個天職,才來到這個世界,這是要花一輩子去做的課題,而且無法逃避。這一席話實在是非常的好,到現在我都還記在心理。如果生命作宏觀的解釋的話,不只是靈魂脫離肉體為止這段時間而已,可以廣泛的延伸到整個人生來看,有時候可以說,第二、第三人生...等等,換言之,人是可以重來的,這麼想的話,或許很多時候就不會自己把自己真的綁在那邊了,每個人對待自己都應該是自由的;生理機能都停止,才是真正的死亡,比起來,給自己別的選擇應該是重要得多;因為生命可貴,所以才要把它當作多層次來理解。

  所以,可能你非常努力的在做眼前的事情,其中有不少淚水以及笑聲,但是如果你只有苦水往肚吞的話,那就不如仔細想想吧,說不定目前正在做的,並不是你的天職,而且可能很大的機率來說,不是你真正想要的東西,如果真的是屬於你的,在努力的過程中應該是消長並見,如同呼吸一般有節奏的進行,而不應該是失去平衡一面倒的狀況,不舒服就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問題;可能過去受到了什麼影響、或者某些契機,讓你死抓著讓你痛苦得半死的東西不放,如果這些都說得通,那你這麼努力要拼的第一名,不會很虛浮嗎?因為並不是為了自己而做的努力,換個角度來想吧!不如,換個角度來想,做做看最後一名吧!
  
  當第一名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那最後第一名也不見得容易,在你所屬的領域之中,既有標準之下,試試看讓目前的自己徹底的失敗一次,被你所在的環境否定一次!我曾經跟朋友說,當你正在沮喪的時候,就像是從懸崖落下,你不斷的下墜,人在墜落之中,因為無限的恐懼所以掙扎,可是,如果事情真的已經這麼不可挽回的話,或許不如去接納自己一時的失敗,只有掙扎也是徒勞無功,往下一步看會來得更有建設性;猜猜看谷底到底在哪裡?如同股票,跌到了底之後就會開始往上漲;物極必反,重新爬上來不會只有失去,在下面可以往上看得很清楚,了解得越多恐懼越少;可是在懸崖上往下看卻看不清到底有什麼東西,這時候想像會塑造最大的恐懼,讓你覺得自己即將被吞噬,最後把自己嚇死。勇敢面對挫折並且接受挫折的人,才是擁有莫大勇氣的勇者。

  有時候不要拒絕去當最後一名,"永遠的最後一名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最後一名的人,未來的成功者往往是計畫性的坐在最後一名的位子上"。如果你已經在谷底,那要恭喜你,因為已經成功一半了。

Contax Tvs 28-70mm f3.5

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相機界的紅潮-俄羅斯攝影器材

  果您玩攝影一陣子,突然看了某M開頭或者I開頭論壇的網友們,貼出大把大把的毒照片,導致您不知不覺買了一大堆老相機的話,相信一定對日漸消瘦的錢包感到發愁吧,所以我今天要提供大家一個省錢拼經濟的良方,如果用美食來形容的話,就是B級美食啦-便宜、好吃、又大碗!因為我和大家一樣不得不省錢拼經濟(孩子!這是為了可以買更多的器材,這樣才能寫網誌給大家看!),所以一向都是瞄準B級器材下手,享受高畫質的同時,也顧荷包;不過,似乎打從您開始看這篇開始,就好像不能夠說是拼經濟省錢了XD,不過小買怡情養性啦,無傷大雅。

  這裡要稍微簡介一下俄羅斯相機工業的概況,當然,非常詳細的介紹我就跳過了,因為有比我更了解的人;說到俄羅斯可能很多人都有聽過LOMO,其實就像是這家公司,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德國分裂成東西德,而著名的光學公司ZEISS也一分為二,戰時,各國的光學公司都為了戰爭提供巨大的貢獻,包括軍用光學設備以及各種機械組件的製造等等,那個年代可以說是工業技術力的競技擂台;比方說,提供給德國海軍所使用的CONTAX系列RF(Rangefinder=旁軸=連動測距),他所開的先河,為接下來的相機業界訂定下堅固耐用、精準的高標準,即使是現在,這個系列的機身以及交換鏡頭仍然是現役機種,且其光學結構被稱之為世界文化遺產也不為過。

  回到正題,當時的東德被納入俄國之下,俄國因此接收了各式各樣的工業技術,ZEISS(以下譯稱蔡斯)的優良光學技術也囊括其中;"共產精神一大抄"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蘇聯統治期間,不只是蔡斯,也參考了當時世界上有名的光學廠商,比方說Leica以及其他副廠的產品,一直到蘇聯瓦解之前,陸陸續續知名品牌的仿製品可以說是俄羅斯經濟的一大支柱,也因此常常可以看得到蘇聯仿造的Leica III型等等,各式各樣具有個性的蘇聯相機。有時候不止是仿造,機構的改良和混血,也是蘇聯的強項,因此也有使用性比本尊評價還要高的現象發生。雖然到現在,除了LOMO還在做老酒換新瓶的勾當之外,以往的知名產品大多停止生產,但是因為當時產量大,直到今天仍然可透過網路拍賣場一親芳澤,其中不乏極新品;國內玩家中,透過Ebay購入的前輩們也不在少數,所以我才會落老是落坑啊!

  又說了一大堆還沒有說到重點....好!重點來了,我手上所擁有的俄羅斯器材先來個大閱兵-

Industar 50mm f3.5 M42接環黑鏡
有名的餅乾鏡,這個鏡頭在我收到的時候幾乎是全新的,連說明書都還附著,目前二手市場上面的數量多而且便宜,但是看照片你絕對不會想到是這麼便宜的鏡頭拍的。


Jupiter-9 80mm f2.0 L39 Leica 接環前期白鏡
  這個鏡頭目前苟延殘喘,對焦環十分的緊,不過他也陪我度過了不少美好時光,我已經數度拿去請修理師傅幫我整理,不過目前收到的店家都表示,整理也不會好多少,八成是鏡頭內部的零件有損壞,或者是本身難以拆解。只能說非常可惜,這個鏡頭的描寫在全開光圈的時候,非常的柔,看起來像是柔焦鏡一般,如果把光圈縮小就可以得到還不錯銳利的成像。
寄件者 墾丁

Jupiter-8 50mm f2.0 L39 Leica 接環後期黑鏡
  仿自蔡斯的結構,個人覺得成像略為清淡,但是算是非常實用的一個鏡頭。
寄件者 HOME

Kiev 4AM & jupiter 8m 仿Contax RF白機白鏡
  目前有兩台機身,兩台都有兩光之處,一台快門卡住,另一個則是過片的時候卡不到底片齒孔,我正想找時間來請人好好整理一下。

Moscou 5 仿Zeiss Super Ikonta 蛇腹摺疊中片幅RF相機
  有漏光的老毛病,抓漏了好幾次還是會有小漏光,但是真的很欣賞這台鏡頭的描寫,還有饒富趣味的操作性,可以拍6x6也可以拍6x9,而且造型古典,走在路上可以享受眾人目光的洗禮,因此就算是他漏光,我還是不離不棄。
寄件者 台灣 - Where I born

SMENA 8M 玩具相機
  這一台一定要特筆一下,說他是玩具其實有點冤枉,如果有玩LOMO的人對這台相機應該不陌生,他有兩三個版本,鏡頭的描寫非常的有趣,對藍色的反應很強烈,鏡頭的鍍膜為藍色,日本有玩家將這個鏡頭改成Leica可以用的L39羅牙卡口,其評價為,有了這顆就可以把蔡斯丟掉了!可能有很大的廣告嫌疑,不過這台沒有測光並且對焦也要自己估算的相機,可以讓生活添增很多趣味,另外因為他是鏡頭間快門,而且過底片和上鏡頭發條是獨立的機構,所以說不但快門安靜,而且可以無限次的重複曝光,可以滿足各式各樣的創作條件。目前這台是已經被我售出,如果說可以準備一個良好的測光錶,以及外掛式的測距儀,這台相機可以拍出非常有水準的照片。

  這裡又有一件事情有感而發,便宜歸便宜,有時候一分錢一分貨,如我所說的,其實大多數的俄羅斯相機都是有"參考"的,所以說機構精密度固然比不上本尊,雖然市面上非常新的物件不少,但是其中也不乏故障或者是殘障品,所以說俄羅斯器材真的是要用玩的心態來品嚐,如果說你期望他可以帶給你什麼樣驚人的效果,可能會失望會有點大,但是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些些的驚奇,或者是數位時代所沒有的不確定感,那你可以嘗試看看XD,另外,俄羅斯的機械相機可是在-50度都可以運作的呢!所以說如果沒有缺件或者殘障的話,調整之後應該是可以正常運作的才是;俄羅斯也出了不少攝影的周邊器材,以及共產蘇聯期間極富盛名,服務KGB的間諜相機Kiev系列、目前也可以看得到蹤跡的Zenit及其家族等等;在網路上有非常多關於蘇聯相機的資料,這篇網誌所提供的連結,延伸的內容也非常的豐富,大家可以準備一瓶伏特加,一邊喝一邊看,體會一下俄羅斯風情!未成年請勿飲酒,請勿一邊喝酒一邊看網誌一邊開車!下次再針對LOMO以及一些攝影器材的迷思,說一說我個人的看法吧~
延伸閱讀-CONTAX的歷史以及介紹

2008年9月22日 星期一

你今天做夢了嗎

  學畢業製作的主題就是,還記得在做畢業製作的時候,和同學一起買了一堆關於作夢的書,從夢是什麼東西開始理解起,結果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比較不像設計科系學生的畢業製作,看起來倒是像心理系阿,或者是相關科系的學生的研究報告,說起來夢其實很簡單,可以被記起來的夢,則是在非熟睡階段時期的大腦活動,而且很多人覺得自己做夢是有劇情的,其實做夢應該算是很多畫面的集合,人為了要理解並加以記憶所以才把前後關係整理出來的,所以說做夢其實很像是再做一個拼貼的作品,但是其中的元素又不是無中生有,在生活中經驗過的事物之中去擷取然後加以整理,所以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是可以理解的。Anyway如果只是解釋夢的概念那就太無趣了,所以我今天來說說我的夢。
  
  我覺得我的夢都很詭異,不見得是恐怖片,但是可以說是驚悚片,有時候很黑色幽默,比方說我一直被一個我不討厭,而且很久沒有碰到的人追殺,那個人可能是我的小學老師,也有可能是我同學的朋友,偶然在路上和我打過照面之後,就成為我夢中的殺人犯;或者是一些"美夢",比方說夢中出現了自己理想條件的女性,然後度過純情的一夜,真的很純情,讓我醒來之後巴不得再回去睡,看看會不會夢到同一個人,但是!當然沒有這麼好的事情...所以我很珍惜每個晚上XD;有時候我會重複回到夢中的場景很多次,如果有看過齊天大聖東遊記的人,大概都記得孫悟空的轉世至尊寶常常會回到莫名奇妙的水濂洞...,我是不會回到水濂洞啦,只不過我也不知道那個背景設定是我受到什麼影響之後產生的,在夢的世界裡面你就是國王!我還記得我常常夢到一個小鎮,長滿比人高的芒草的廣場中,有幾間鐵皮屋平房,看起來都沒有在營業了,然後再走過去一些有個十字路口,左前方是個修車廠,老闆是個很陰沉的人,然後我曾經夢到給他修車,好像還被敲詐了一筆,一直給我修到天亮都沒好,害我在夢中很生氣XD。
  
  說到作夢,其實我是個恐怖份子,可能我的夢都有顏色,雖然聽不到聲音,但是我都可以理解對方跟我說的話(這當然!因為是個人的妄想);以前小學的時候跟家人去泰國,那個時候我和親戚的伯母同住一間,第二天早上那個伯母跟我說,晚上我ㄧ個人喃喃自語之後就開門要走出房間,後來被強行拖回來,這件事情我第二天完全不知道,自己也覺得滿可怕的,說不定哪一天自己走出去掉到水池裡面淹死也說不定;除此之外,大學的時候我也以說夢話聞名,同一個宿舍的同學在我熟睡之後,聽到我說不知道哪一國的語言,雖然聽不懂但是可以聽得出來是在敘述事情,這讓人更覺得恐怖,比夢遊還要恐怖,而且事後我一點都不知情,老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總之我是個在夢的世界有無限可能性的男子。(無駄な凄い=在沒有用的地方很厲害)

   既然說到做夢就不可以不提,大學畢業製作的時候,為了找資料再網路上找到的一個神奇的網站[靈魂出竅指南],先聲明!本篇文章並不有特定立場,請看倌自行判斷~!不過這個網站也不是什麼可怕的網站啦,而且個人認為其笑點很到位,可以當作一門雜學,或者嗑瓜子的時候的消遣,內容族繁不及備載,就請各位慢慢享用啦,我個人要強調的只有一點就是,他的網站訪客有十幾萬人阿!!這麼多人都想要學習靈魂出竅嗎?不過其實我個人可能就點了好幾十次,因為內容實在是太精采了...
  
  其實我寫這篇的經緯完全是因為,昨天晚上夢到一個不應該要夢到,但是夢到讓我覺得很驚喜的女性,所以以資紀念來寫一下,各位,祝大家晚上也有個好夢,最好夢到初戀情人啦XD!(初戀很失敗的那就夢個水濂洞吧)

  ,我學生生涯最後的暑假,雖然說是最後一個,我卻沒有什麼慶祝活動,如果說真有什麼比較像是慶祝的事情的話,大概就是我是再日本度過學生生涯的最後一個暑假,一樣的蟬鳴,一樣的午後雷陣雨,一樣的燥熱,同樣的沒有幹勁。雖然這麼說我還是去了幾個地方,說到暑假就是海,海就是青春!男兒的青春就是海!我個人對海有滿深的情感,舉凡台灣幾個以海聞名的地點我都特別愛,墾丁不用說,在台北求學期間,淡水大概是去最多次的地方,海有很多重面貌,但是我覺得最棒的東西莫過於,坐在海邊看著夕陽沉下海平面的那種,純粹又低調的華麗,不用任何言詞或者手段就可以將你的神經融化,隨著長天散布的雲朵飄到宇宙的邊際去。

  湘南對日本人來說就是夏天,夏天就要去湘南,真的要說湘南在哪的話,以我個人的認知是在鎌倉附近,那長幾公里的海岸就是很多人的青春,對東京人來說,那邊是很多回憶的地方,一些關於青春的竊竊私語中都可以聽到他的名字。所以我也去了,去感受那股潮風打在臉上的鹹濕感,然後被乾燥,然後再度溽濕,可能是因為汗水,也可能是因為海濱的費洛蒙讓我過敏所致。在海邊一切都是美好的,哪怕是呆坐著都是這麼的美好。不要以為坐在那邊就什麼事情都沒有,那是需要集中注意來放鬆神經的行為,你的專注讓靈魂暫時飄得遠遠的,就像是放風箏一樣。隨著海邊電車的咖當咖當聲,這就是個完美的午後。

Canon New F-1 Pentax S-M-C 135mm f2.5 Agfa100


Canon New F-1 Flektogon 35mm f2.4 Agfa100

2008年9月21日 星期日

這個星期的兩個新玩具

  個星期終於大手筆買下了夢寐以求的NEW FD 85mm f1.2 L,但是因為最近不得不做畢業製作,加上原本星期六應該要去學校作業的,卻因為颱風來搗亂,去不成!!原本想要在家裡做事情的也啥都沒做,早知道出門就好了.....所以還沒有試拍的結果,等天氣變好就來去試拍。這個鏡頭除了傳說中的大光圈之外,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的成像素質,最近不知道為什麼興起收集人像鏡頭的興趣,如果真的說為什麼的話,可能是有想要拍的人吧。

  另一個玩具則是Minoltacord Automat,不過很可惜這台我在網路上找不到資料,所以不能給大家看他的英姿,但是可以給大家看看他親戚的美姿;買這台的時候還有個趣聞,賣家是個很有趣的人,原本說好貨到付運費,結果他自己包了一大坨,發郵件跟我說因為運費超過,所以他自行吸收了,而且東西收到之後還附上了一捲底片以供我試拍,實在是個好人,真是人間處處有溫情!!這一台相機在Minolta相機製造史上來說,台數似乎是比較少的,由於算是過度機種,他的發展型就是鼎鼎大名的Minolta Autocord,濾鏡的卡口也由Minoltacord的螺牙口改成了BAY1(B30)插刀口,所以可以使用Rollei的原廠配件,不過這樣好像是相反XD,因為Rollei的配件大概貴了一倍左右,Minolta本身也有出了不少配件,只不過我也還沒有找到,接下來可能會去找找看這台相機可以用的配件吧。收到相機的時候真的很高興,差點抱著睡覺........

  這裡來貼兩張之前去外拍的時候拍的照片,在下北澤拍的,當天似乎有盛大祭典,北澤八幡宮的例大祭,完全是運氣好才碰到這個祭典,已經九月了沒想到祭典還是這麼多,都入秋啦,我的夏天...我的青春...

Canon New F-1 NFD 200mm f2.8 Fuji400